您好、欢迎来到现金彩票网!
当前位置:VR彩票 > 打反冲击 >

沈家岭攻坚战打开兰州“锁钥”

发布时间:2019-06-03 12:56 来源:未知 编辑:admin

  总攻命令要求拂晓5时发起,但在凌晨4时左右,西侧32团阵地上首先响起炮声,非常激烈。原来,32团在31团左侧向沟顶运动时被敌人发现,31团若不行动,敌人火力将全指向32团。于是,31团被迫提前下达攻击命令。

  原本寂静的战场,顿时枪炮齐鸣,32团1营2连、2营的6连和5连从左至右,按预定计划跳出战壕,用炸药包将敌外壕边沿炸塌,用准备好的梯子,驾到外壕内壁上,迅速登上去,扑向敌人第一道堑壕。敌人用各种火器猛烈反击,但为时已晚。

  6连将敌人防线打开了一个缺口,营长霍奎忠在这个缺口上,发出了向敌总攻的3发红色信号弹。31团部山炮、迫击炮、轻重机枪一齐轰鸣,2营首先攻入敌人的第二道堑壕,6连突击排长王立功,5连1排排长曹天和冲在最前面。

  此时,敌人也开始组织反扑,他们赤裸着上身,在督战队的驱赶下,高呼着拼死冲了上来。1营在副营长杨福荣的带领下,排除地雷,破坏敌人的铁丝网,用架人梯和撑杆上墙的办法,攻入了敌人的第一、二道堑壕。

  8时许,敌人调整炮头,除一部分兵力监视左侧32团,大部分兵力都转向担任主攻任务的二营。团部发现后,马上用火力支援压制敌人。2营的4连、1连、3连乘敌人被我军火力压制时,冲上去占领了第三道堑壕。

  2营在前进中,山峰西侧敌人地堡内的机枪猛烈射击,冲锋中的战士一个个倒下。连长李应般派去两个战士爆破,都未能成功。于是,李应般一个箭步冲上去,从牺牲的战士手中拿过炸药包向敌堡冲去,在距敌堡数尺处腰部和腿部连续被击中,爬在地下的他向敌堡滚过去,拼尽全力用身体堵住抢眼,就在这瞬间,2连的战士们冲了上去,攻入敌人的主峰阵地。

  进入敌堡后,缴获了电台、电线营营长霍奎忠、副教导员马时友都已负重伤,教导员田有胜命令:抓紧改造工事,准备打击敌人的反冲击。但工事还未完全改造好,山坡上的敌人就成群的扑来。由于已占领有利地形,2营多次打退敌人的反扑,但伤亡也愈来愈大,暂时撤回到已占领的第一道外壕。

  经过简短清理,2营重新编好队形,在炮兵火力支援下,向主峰发起第二次冲锋。经过六七次的反复争夺,第二次占领了主峰阵地,把敌人压下山。但是,由于进攻路线处于蜂腰地带,后续部队跟不上,战果无法扩大。而敌人据守山势地面坡度小、面积大,有公路直通山顶可以得到增援。2营第二次占领主峰后,人员和弹药跟不上去,战斗到10点多时,又被迫退出。

  战至此时,2营的2连、4连、6连都已不成建制,连干部大多已牺牲或负伤,没有力量再组织长距离的冲击。2营教导员田有胜决定转入逐段争夺交通壕的战斗。从敌人的第一道外壕到主峰阵地,有六七条500米长的蛇腹形交通壕。如果能一节节的夺取交通壕,步步逼近,也能夺取敌人的主峰阵地。

  田有胜在现场指定3连排长曹天和、5连排长苗兴武、6连排长王立功,分别负责组织兵力,将指战员编成几个战斗小组,与敌人在交通壕内展开逐壕争夺战。敌人依仗兵力多、地形熟进行拼死抵抗,每夺取一节交通壕,都要经过反复拼杀。

  31团在发出总攻后,连续打退敌人11次反扑,突击营战斗力非常弱,全团能参加战斗的也只有170多人。在攻取第二道战壕的恶战中,弹药手赵发祥所在的班,只剩下他一个人。想到自己战前写的决心书上有“剩下一个人也要拼到底”这句话,赵发祥毅然决定坚守阵地。他凭借缴获敌人的一挺机枪,在一道交通壕的拐弯处利用有利地形不断地扫射,始终保持着阵地。

  4连司号员孙明忠只有19岁,是全团出名的“机灵鬼”,他的军上衣的下摆总是搭在膝盖上,可战友们知道,每到作战时他肥大军衣下的腰间都绑着手榴弹。战斗打响后,孙明忠紧跟在连长后面,连长牺牲了,全连只剩下十几个人。他拿起连长的驳壳枪,代替连长指挥大家抗击敌人的反冲击。阵地上的子弹打光后,他占领敌人的一座碉堡,背出七箱手榴弹和3箱迫击炮弹。他一边分发弹药一边喊:“同志们,为牺牲的战友报仇!”

  2连3排的几名解放军战士扛着三挺重机枪,向第二道战壕的核心阵地冲击,迎面与300多名敌军遭遇。战士们架起机枪持续射击,两挺机枪都被打坏了,剩下的最后这挺机枪,成了敌人集中射击的目标。战士们轮流当射手,排长张生禄负伤后,6班班长白生文、副班长金鼎山、指导员赵占国等前赴后继顶上去坚持战斗。

  激烈的战斗中,敌人退守到一个隐蔽火力点。就在这时,硝烟中一位解放军战士突然端着刺刀冲了上去,子弹击中了他,但他还是向前冲到敌人的火力据点前,把刺刀径直捅进了射击口,身体随之重重地压了上去。后续部队冲上来时,在他几乎被打烂的遗体上找到了半片“中国人民解放军”胸章,胸章背面残留的字迹是:4军11师31团,写着名字的地方是一个弹洞,字迹已经无法辨认。

  下午1时,在狗娃山待命的10师30团,发现31团力量严重不足,请求军部允许支援。得到命令后,30团团长武志升、副团长李友益带着部队飞奔20多里,迅速赶到了沈家岭,增强了我军攻击力量。

  随后,敌人组织了又一次集团式的冲锋,逼近了沈家岭山顶,当即遭到我军狠狠打击。解放军在山顶已巩固了阵地,但就在此时,敌人炮兵阵地开始向沈家岭轰击,一发炮弹在31团团长王学礼身边爆炸,王学礼壮烈牺牲。

  下午7时,解放军冲到沈家岭北侧约一里远的崾岘处,攻占了全部沈家岭。敌人的防御主阵地终于被突破了。晚10时后,马步芳之子、82军军长、兰州战役敌方总指挥马继援离开庙滩子指挥所,向西逃窜。

  在兰州诸山战斗中,沈家岭战斗起了最关键的作用。解放军攻克沈家岭后,敌军于西线再无屏障,不得不逃跑。事后敌军军官都无例外地承认,正是由于沈家岭的过早失守,才导致了最后的溃败。

  敌82军100师副师长马义明战后回忆:“8月25日下午,接到撤退命令。顺序是:东岗镇的100师先撤,依次为皋兰山的第248师,沈家岭、狗娃山的新编第1师2团、第357师,最后是第190师。第190师的任务是:掩护全军安全通过铁桥,尔后再行撤退。”

  但随后,解放军以雷霆万钧之势,攻破敌军190师防线师先于敌军其他部队溃退至黄河,解放军尾追其后追击。于是,敌军的撤退顺序全部打乱,溃不成军,最终导致全线失败。

  在争夺沈家岭战斗中,敌我双方鏖战14小时,敌军先后调用了第190师大部、357师的主力和骑兵第8师的一个骑兵团及82军军部工兵营等凡能调用的预备队。解放军也付出很大代价:在兰州攻坚战中各军共计有13名团以上干部负伤,其中在沈家岭战斗中受伤的就有8位;兰州战役中牺牲的团以上干部有3人,全都牺牲在沈家岭战场。26日1时,11师奉命集结于沈家岭北坡,有战斗力者不足千人,31团仅有120人,32团数10人,33团300余人。

  此役,11师打退了敌人排、连、营大小反扑30余次,歼敌3327人,11师也付出了巨大代价,30团政委李锡贵、31团团长王学礼、32团副团长马克忠等539人英勇牺牲,1376人负伤,为兰州战役的胜利作出了重要贡献。第一野战军授予31团为“英雄团”称号,并赠予题为“勇猛顽强”的锦旗。

  参加沈家岭战斗的解放军战士回忆道,“仗打到最惨烈的时候,天空晴朗,万里无云,敌我双方相互看得十分清楚,战死的官兵尸体交错叠摞。”——难以想象,67年前,在大西北的阳光照射下,烈士们流淌的大片热血该是何等的鲜红。

  兰州战役从1949年8月21日开始,至8月26日胜利结束。第一野战军司令员彭德怀对沈家岭争夺战给予高度评价:“沈家岭攻坚战打开兰州锁钥,兰州城的解放是烈士们的鲜血换来的,永远不要忘记他们。”(本文资料由七里河区委党史办公室提供)

http://balishirts.com/dafanchongji/21.html
锟斤拷锟斤拷锟斤拷QQ微锟斤拷锟斤拷锟斤拷锟斤拷锟斤拷锟斤拷微锟斤拷
关于我们|联系我们|版权声明|网站地图|
Copyright © 2002-2019 现金彩票 版权所有