您好、欢迎来到现金彩票网!
当前位置:VR彩票 > 大地基础诸元 >

於乙宇同

发布时间:2019-07-10 08:13 来源:未知 编辑:admin

  声明:百科词条人人可编辑,词条创建和修改均免费,绝不存在官方及代理商付费代编,请勿上当受骗。详情

  於乙宇同(朝鲜语:어을우동,?-1480年),也作於宇同(어우동)、於于同(어우동)、於乙于同(어을우동),朝鲜王朝成宗时期的女诗人,作家及画家。本姓朴,本名不详,承文院知事朴允昌(박윤창)与夫人郑氏之女。

  由于她曾与多名男子发生性关系,不符合当时社会的礼教规范,故有“毒妇”、“妖妇”、“淫妇”、“恶女”、“色女”等称号,引起社会不少争议。“於乙宇同”是她自己取的名字,意为“与男人苟合”,文献中有时也会与姓氏连称,称为朴於宇同(박어우동)。

  朴氏出身士族,是两班家庭的大家闺秀,后嫁给朝鲜王朝宗室、孝宁大君嫡五子永川君李定之庶长子正四品泰江守李仝(이동)为正妻,封为正四品(혜인)。但有人怀疑她的母亲郑氏亦有与他人私通,因为郑氏曾经说过人人都有情欲,只是她的女儿诱惑男性特别突出

  她被休后返回娘家,独自坐着悲叹,女奴见到她在叹息,就安慰主人不要伤心,并介绍出身颇为高贵且容貌姣好,曾为宪府都吏的吴从年与她匹配,朴氏答应了。

  后来於乙宇同被方山李澜逮捕入狱,李澜说如果乙于同把所有和她有过性关系的人都供出来,她就可以免除重罪

  於乙于同身为士族女性,却有多名性伴侣,是当时朝鲜的儒家社会和封建礼教所不能接受的,当时朝中官员无论是否赞成把她处死,都认为她的至极,形同娼妓,败坏纲常,把她视为淫妇、妖女。但另一方面,於乙于同颇有才华,写有不少汉诗,《慵斋丛话》(용재총화)、《松溪漫录》(송계만록)、《大东诗选》(대동시선)均有她写有汉诗的记载。其中《扶余怀古》是较为人知的一首。

  然而《松溪漫录》、《秋江冷话》虽然肯定她的诗才,却仍然对她有和风纪败乱的负面评价。虽然她的所作所为不符合封建社会对女性的道德规范,但《慵斋丛话》中却有记载她被处刑时有良家子女为她流下同情之泪

  於乙于同特立独行为朝鲜史上罕见的奇女子,因此不少虚构作品都以她的生平事迹为题材。

  1985年李长镐(이장호)执导的电影《於于同》,由李甫姬(이보희)饰演於乙宇同;

  《朝鲜王朝实录·成宗实录》:“人颇疑於乙宇同之母郑氏,亦有淫行,尝曰:‘人无情欲?吾女之惑男,特已甚耳。’”

  《朝鲜王朝实录·成宗实录》:“说经安润孙曰:‘臣闻於乙宇同之母,亦有丑行,其父朴允昌谓於乙宇同,非吾女,其淫行,自其母而然。’”

  《朝鲜王朝实录·成宗实录》:“仝尝邀银匠于家,做银器,於乙宇同见而悦之,假为女仆,出与相语,意欲私之。仝知而即出之。”

  《朝鲜王朝实录·成宗实录》:“於乙宇同还母家,独坐悲叹,有女奴慰之曰:‘人生几何,伤叹乃尔?吴从年者,曾为宪府都吏,容貌姣好,远胜泰江守,族系亦不贱,可作配匹。主若欲之,当为主致之。’於乙宇同颔之。”

  《朝鲜王朝实录·成宗实录》:“又有李谨之者,闻於乙宇同喜淫,欲奸之,直造其门,假称方山守伻人,於乙宇同出见谨之,辄持奸焉。”

  《朝鲜王朝实录·成宗实录》:“密城君奴知巨非居邻,欲乘隙奸之,一日晓,见於乙宇同早出,劫之曰:‘妇人何乘夜而出?我将大唱,使邻里皆知,则大狱将起。’於乙宇同恐怖,遂招入于内奸之。”

  《朝鲜王朝实录·成宗实录》:“(於乙宇同)又尝以微服,过方山守澜家前,澜邀入奸焉,情好甚笃,请澜刻名于己臂涅之。”

  《朝鲜王朝实录·成宗实录》:“典医监生徒朴强昌,因卖奴,到於乙宇同家,请面议奴直,於乙宇同出见强昌挑之,迎入奸焉,於乙宇同最爱之,又涅名于臂。”

  《朝鲜王朝实录·成宗实录》:“书吏甘义享,路遇於乙宇同,挑弄随行,至家奸焉,於乙宇同爱之,亦涅名于背。”

  《朝鲜王朝实录·成宗实录》:“又端午日,(於乙于同)靓妆出游,玩秋千戏于城西,守山守骥,见而悦之,问其女奴曰:“谁家女也?”女奴答曰:“内禁卫妾也”遂邀致南阳京邸通焉。”

  《朝鲜王朝实录·成宗实录》:“生员李承彦,尝立家前,见於乙宇同步过,问于女奴曰:‘无乃选上新妓?’女奴曰:‘然。’承彦尾行,且挑且语,至其家,入寝房,见琵琶,取而弹之。於乙宇同问姓名,答曰:‘李生员也,曰长安李生员,不知其几,何以知姓名?’答曰:‘春阳君女婿李生员,谁不知之?’遂与同宿。

  《朝鲜王朝实录·成宗实录》:“内禁卫具诠与於乙宇同隔墙而居,一日见於乙宇同在家园,遂逾墙,相持入翼室奸之。”

  《朝鲜王朝实录·成宗实录》:“时方山守澜,在狱中,谓於乙宇同曰:‘昔甘同,以多奸夫,不坐重罪,汝亦无隐所私,多所逮引,则可免重罪矣。’”

  《朝鲜王朝实录·成宗实录》:“以此,於乙宇同多列奸夫,澜又引鱼有沼、卢公弼、金世勣、金偁、金晖、郑叔墀,皆无左验得免。‘有沼尝避寓於乙宇同邻家,潜遣人,邀致其家,奸于祠堂,期以后会,赠玉环为信。金晖遇於乙宇同社稷洞,借路傍人家通焉。’”

  《朝鲜王朝实录·成宗实录》:“郑昌孙议:‘於宇同,以宗亲之妻,士族之女,恣行淫欲,有同娼妓,当置极刑。然太宗、世宗朝,士族妇女,淫行尤甚者,虽或置极刑,其后皆依律断罪,今於宇同,亦当依律断罪。’”

  《朝鲜王朝实录·成宗实录》:“金国光、姜希孟议:‘於宇同以宗室之妇,恣行淫欲,苟适于意,勿嫌亲戚贵贱,媚悦相奸,伤败彝纶,莫甚于此。宜从祖宗朝权制,置诸重典,使闺门幽邃之中,淫秽之徒,闻之而警省可也。然帝王用刑,钦恤为上,祖宗朝,但尹脩、李贵山妻处死,其后士族妇女失行者,并用律文断之。况律设定法,不可以情高下,若以事迹可憎,而律外用刑,则任情变律之端,从此而起,有妨圣上好生之仁。请依中朝例立市,使都人,共见惩艾,然后依律远配。’”

  《朝鲜王朝实录·成宗实录》:“李克培议:‘太宗朝,承旨尹脩妻,奸盲人河千庆,世宗朝,观察使李贵山妻,奸承旨赵瑞老,皆处死,其后判官崔仲基妻甘同,称娼妓,横行恣淫,而减死论断。今於乙宇同,以宗室之妻,恣行淫欲,无所畏忌,虽置极刑可也,然律不至死,请减死远配。’

  《朝鲜王朝实录·成宗实录》:“洪应、韩继禧议:‘国家议罪,一从律文,不可任情轻重。况圣上临御以来,凡刑杖防,从宽典,无有法外论断者。於乙宇同之丑恶,固宜置之极刑,然人主之仁,当于死中,求生道,况本非应死者乎?请依律论断。’”

  《朝鲜王朝实录·成宗实录》:“左承旨蔡寿、左副承旨成伣等曰:‘於乙宇同之罪虽重,然揆律不至死。古人云:“守法坚如金石,信如四时。”今若置诸极刑,恐法毁矣。’”

  《朝鲜王朝实录·成宗实录》:“沈浍议:‘於宇同之罪,按律则不至死,然以士族妇女,淫行如此,关系纲常,请置极刑,以鉴后来。’”

  《朝鲜王朝实录·成宗实录》:“尹弼商议:‘於乙宇同,败坏纲常,有累圣化,此而不诛,淫风何由而戢?男女之情,人之所大欲,法不严峻,则人将肆欲,郑、卫之风,从此起矣。乞将此女,置之重典,以警其余。’”

  《朝鲜王朝实录·成宗实录》:“玄硕圭议:‘於乙宇同,以士族之女,宗室之妻,恣行淫秽,玷污圣化,宜置极刑,以警一国耳目。’”

  《朝鲜王朝实录·成宗实录》:“宗簿寺启:‘泰江守弃妻於乙宇同,以淫行罪,受极刑,请于《璇源录》削其女子名。’(成宗)从之。”

  《朝鲜王朝实录·成宗实录》:“义禁府启:‘方山守澜、守山守骥,於乙宇同为泰江守妻时通奸罪,律该杖一百、徒三年、告身尽行追夺。’命赎杖,收告身,远方付处。”

  《朝鲜王朝实录·成宗实录》:朴璟启:‘李承彦通士族妇女,不宜赴举。’上顾问左右。李克基对曰:‘於宇同行同娼妓,承彦偶尔相奸,其不知士族无疑耳。’上曰:‘承彦之有才与否,予实不知,然以此终身废弃不可。’伟曰:‘承彦善射。’应曰:‘承彦生员壮元,且善射,又善音律,其为人可用。且不知而奸之,情实可恕。’上曰:‘然。’”

http://balishirts.com/dadijichuzhuyuan/190.html
锟斤拷锟斤拷锟斤拷QQ微锟斤拷锟斤拷锟斤拷锟斤拷锟斤拷锟斤拷微锟斤拷
关于我们|联系我们|版权声明|网站地图|
Copyright © 2002-2019 现金彩票 版权所有